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行业资讯 > 共享单车的100种死法:自焚、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等

共享单车的100种死法:自焚、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等

时间:2017-09-11 11:34  来源: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axx');?>

死亡已经成为日常的一部分,共享单车也是如此。它在质疑和议论声中诞生,广受瞩目,迎来热捧,变成一种生活方式现象。人们津津乐道于它的颜色、扩散、背后资本角逐和给城市出行带来的影响,却很少有人关心它的去向。

俗话说,幸运的共享单车大抵是相似的,不幸的却各有各的不幸。非正常死亡每天都在发生,没有两辆共享单车死于同一种方式。

被削平车轮而死、被剪掉刹车闸而死、被刮掉号码牌而死、被针刺、被刀割、被砸、被淹……共享单车生在这个不合理的人间,死得仓促。

在中国,杀死一辆单车的方式,不止100种。

“自燃”诡局

我注意到那个男人盯着我,已经好几天了。

我注意到那个男人盯着我,已经好几天了。

我不止一次见过那个男人。他是这个商场露天停车场的收费员,每天守着一个2平方米不足的板房,大多数时候目光呆滞。偶尔有人把钱从小窗递进来,他的眼神才会闪烁一下。

咳咳,插句话,我算是共享单车里的老人了。在北京走了一圈,最后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这个地方。不是我吹,我对这儿的了解比很多假装在北京生活的人还多。

比如说吧,去年我刚来这儿的时候,停车场的生意还不错。每天在附近上班的上班族、来商场逛街的情侣。。。。。。都得把车停到那个男人的停车场。小轿车10块,摩托车3块。

但是最近来停车的人,是越来越少了。

因为我的同胞们来了。我也没料到会有这么多,一开始只有我们橙色军团,后来赤橙黄绿青蓝紫都齐了。开车的人不开车了,骑摩托的也不骑了,他们喜欢我们,也从不把我们推进停车场,而是往路边一停,欢欢喜喜地上班去。

咝——大伏天的突然打了一个寒颤。我有些不安地望向周围,突然正对上那个男人凶狠的眼神。

眼看着他穿过一条马路向我走来,手里提着一桶水一样的东西。我害怕到极点,嗓子里发不出一点声音。他站在我面前,仿佛在自言自语——

“都怪你!谁让你跟我抢生意!”说话间一甩把桶里的“水”浇到我身上。

这气味。。。。。是汽油!

他掏出了打火机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我动弹不得,撕心裂肺地大声呼救,但这大夏天酷热难耐的中午,又有谁会真的来救我呢?在我意识消失殆尽的前一秒,我听到一个女孩的尖叫——

“大家快看,摩拜自燃啦!”

真实新闻来源:《摩拜辟谣单车自燃:纵火嫌疑人原是停车场管理员,认为共享单车影响自家生意,心生不满蓄意报复》

投河自尽

这个小伙子不太厚道,竟然把我停在了一条臭水沟旁边。

这个小伙子不太厚道,竟然把我停在了一条臭水沟旁边。

齁死了,一股酸腐味儿直直钻进了我的天灵盖。我用尽浑身力气往旁边挪了挪,只挪了几厘米。

一阵风吹来,我一个没站稳。。。。。。吓死我了,差点把我吹下去。

我一个二环里成长的姑娘,第一次被人骑到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,一路上浑身溅满了泥点,更别说那是一个180斤的大胖子,我的心肝肾肺胆全挤变形了,走起路来叮铃哐啷响,最后一口气差点没吸上来。。。。。。我是造了什么孽啊!

想到这里,我的眼泪唰地留下来了。我第一次冒出了想死的念头。生而为车,我很抱歉。

我往下瞄了一眼,嗬,这跳下去不死也得废掉一个轮吧。

正在我犹豫的时候,远远地我看到一个人朝我走过来。越来越近了,还有10米,5米,2米。。。。。。我激动地朝他挥了挥手。

“救我!”我在心底呐喊,“带我走!要是你不带我走,我可能真的就要自杀了。”

忽然掩耳不及盗铃之势他一个连环旋风扫叶腿,他。。。。他竟然把我踢了下去???

我720°从桥上自由落体的翻滚姿势仿佛慢镜头。直到落入水中的那一刻,我始终在震惊中久久不能自拔:我跟他无冤无仇,他凭什么这么对我?

我垂死挣扎,大口呼吸,视线逐渐模糊。。。。。。只听到他对着电话说:“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过来?不来的话我们分手吧。”

真实新闻来源:《男子等女友无聊,将十辆共享单车扔进汉江被拘》

深夜赶尸

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个夜晚。

那是一个月圆之夜,空气中似有不详的味道。凌晨2点,路上已经不见了行人,有烂醉的酒鬼一瘸一拐地从我面前经过,很快便消失在黑暗中,偶尔有一两辆车在马路上飞驰而过。

应该不会再有人骑车了,我心想。准备闭上眼睛。

突然,惊悚的一幕闯入我的眼底:有人骑着一辆摩拜,小声嘟囔着什么。诡异的是,他左手扶着车把,右手却还拉着另一辆摩拜的车把,而右边的这辆车上——空空如也。

共享单车的100种死法:自焚、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等

我想到了湘西赶尸人的传说:相传古时候的人们,为了能够让战场上客死他乡的人入土为安,特意找到赶尸人带他们回乡。而赶尸人会选在一个夜黑风高之夜,念一串咒语,大喝一声“起!”客籍死尸便会应声站起……

我后脊梁骨一下子冒出了冷汗,瞬间凉到了后脚跟。

不止一个人。陆陆续续还有几个人,骑一辆车,又推一辆空车从我面前经过。我屏气凝息,生怕被他们发现。一夜未眠,终于等到天色泛起光亮。

我困得睁不开眼睛,但一个拿着公文包看上去准备去上班的人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。我只得吃力的把他送到公司。他把我停下来,咔哒一声扣上了锁。

他看着屏幕自言自语:“您刚刚骑行的是红包车,骑行时间30分钟,恭喜您获得XX 元红包,越多骑行,越多奖励!。。。。。。现在骑车不要钱就算了,竟然还能领红包啊。”

我突然清醒了,一切真相大白。